菜单

物价上涨到底伤害了谁

2019年10月13日 - 农业百科

8月4日,央视《新闻1+1》就“涨价”做了专题报道。商务部3日也发布监测数据显示,上周全国36个大中城市重点监测的食用农产品价格比前一周上涨0.3%,是连续第6周上涨。网民们纷纷发贴,诉说物价上涨之害。城里人说物价涨了坑了城市居民,富了农村群众;农村人说物价涨了,种啥养啥都赔本。笔者认为,物价上涨不只伤害了农村群众,伤害了城市居民,物价上涨严重伤害的是政府的公信力!
今年全国夏收小麦依然实现连续七年增产。各地市场价格均不同程度高于国家最低收购价。尽管今年小麦增产价高,但生产成本上涨更快,农民增收有限。8月1日的人民日报《丰收之年话粮价》载:河北农民宋志良家的6亩小麦,大约收了近5500斤,单产超过900斤,比去年略有增长。按照宋志良给记者粗算:由于今年小麦苗情不好,水、肥都较往年用的多,每亩地大概要花400元;柴油、劳务、农药、种子等价格上涨,每亩小麦成本达525元。虽然比往年增收50多元,但成本还是增加30余元。在宋志良看来,小麦增产的部分是成本增加所所致。
江西省婺源县长降村养猪专业户詹桂发无奈地对记者说道,“去年肉价下跌,损失了好几万,本指望今年肉价回升能赚回来,谁知菜市场的肉价涨了,养猪场的出栏价却始终涨不上去。”现在农村很少有人养猪,饲料等成本价格涨得翻了一番多,所以养猪不挣钱,一年下来基本上是白忙。肉价贵,贵在贩卖过程中,因此养猪行内有“养猪的不如贩猪的”之说。
近日,有着“中国大蒜之乡”山东省金乡县的大蒜收储价格已经到逼近了每市斤7元的价格。金乡县是我国大蒜生产加工和出口的重要基地,那么飞涨的蒜价果真为蒜农们带来了增收?来自金乡县政府农业主管部门的消息称:目前,蒜农手中的大蒜已经很少,尚未入库的大蒜大部分都囤积在大大小小的蒜贩子手中。近期价格的暴涨,更大程度上是二、三道贩子惜售所致,对蒜农增收并无太多促进作用。
粮价涨了,粮农未曾得到多少实惠,肉价回升了,猪农也未尝到甜头,蒜价涨了,蒜农依旧未实现增收。这就是物价上涨下农村的真实情况。
我们再来看看物价上涨对以工薪阶层为代表的城市居民生活的影响。物价上涨,就是基本生活消费品价格的飞涨。其中的食品以及水电等服务性消费等,是城市居民每天必须的“刚性”消费,直接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质量。工薪阶层可谓一日三餐都需要消费。面对物价上涨,已经N年未涨工资的公务员群体、行政事业单位等工薪阶层的生活已经是捉襟见肘。“什么都涨了,就是工资不涨”,是许多双就业家庭都难以承受的生活重压。
据《世界财经报道》报道:重庆、成都、昆明、南宁、武汉、长沙、郑州、西安、沈阳等国内二线城市5—10年房价将进入“万元”时代,相比五、六年前的房价,诸多二线城市的房价几乎都翻了一番。因为一线城市房市泡沫化高、投资风险大,许多的投资热钱已经进入安全度和投资回报率较高的二三线城市,促进了二三线城市房价的急剧上涨。
日常刚性支出价格飞涨,是在挑战城市居民的“抗击打”底线,也许等不到主裁判喊停,脆弱的城市居民们,已经被物价上涨的重拳击倒在生活的拳击台上。而房价的急剧上涨,则还要让已经倒在地止的城里人继续“被按在地上一层层地揭皮”!
此前有专家表示:除恢复性上涨因素外,个别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不正当价格行为加剧了食品价格的上涨,转嫁成本增支压力;少数企业和经营者串通涨价、合谋涨价;有的企业趁机哄抬价格,这些行为都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,对价格上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我国《价格法》第30条规定:“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着上涨或者有可能显着上涨,国务院和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对部分价格采取限定差价率或者利润率、规定限价、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和调价备案制度等干预措施。”。政府调控物价,本来有法可依。但为什么调控却如此之难呢。
物价上涨,严重破坏了社会和谐,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政府形象。有的群众质疑,政府连蒜价都调控不了,还谈什么调控房价?稳定市场?而有些地方甚至将物价局戏称为“涨价局”……
物价监管是政府应尽之职,面对物价迅猛上涨,执政者理当保持警醒并有所作为。因为物价上涨不只伤害了农村群众,伤害了城市居民,归根结底,物价上涨伤害最严重的是政府的公信力!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